创新驱动如何宽容失败?黄益平、林毅夫、肖钢等大咖建言

  • 日期:2019-11-03 20:16:50    
  • 阅读量:2119
  • 在创造了快速发展的奇迹之后,中国经济在未来将面临新的挑战:人口红利的消失、反全球化趋势使中国难以像过去一样依靠外部市场来支持增长、环境问题、收入不平等和高杠杆率。

    “中国经济未来能否实现高质量发展,取决于经济增长方式能否从要素投入平稳过渡到创新驱动。”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所副所长黄依平说。在劳动力、资本、能源和资源等传统因素的投入产出效应降低,成本优势消失后,必须通过创新提高生产率,实现可持续的高质量经济增长。以芯片行业为例,其发展不再依赖于高投入的原材料。

    经济增长方式的转变需要更有效的金融体系。如何用金融创新支撑高质量的经济发展?9月22日,2019年京山报告在杭州发布。围绕支持实体经济创新,从优化金融结构、资本市场、商业银行转型、影子银行治理、数字金融创新与风险、人民币国际化等方面提出了金融创新建议。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所副所长黄依平、北京大学新界沟研究所所长林毅夫、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研究所副所长田璇、中国工商银行前行长杨凯生、肖钢、北京大学数字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cf40、沈燕和黄卓高级研究员、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司副司长郭凯参加了报告。所有成员都以个人身份参加了这项研究。该报告由中国金融40论坛(cf40)赞助,浙江商业银行独家支持。《2017年京山报告》和《2018年京山报告》的主题分别是“积极稳妥推进中国金融开放”和“加强市场机制建设现代金融体系”,引起了国内外的广泛关注。

    黄依平指出,中国目前的金融体系有两个突出特点:第一,银行在金融资产总额中的比重很高;第二,金融抑制,即政府干预的程度很高。当金融市场机制不发达时,适度的政府干预是有益的。

    然而,当中国当前的经济增长模式发生变化时,金融体系尚未改变,也无法满足实体经济的许多新的金融服务需求。经济创新的本质特征是周期长、不确定性大、失败率高,但这与大多数金融投资在短期内要求的低风险、高回报有些矛盾。

    目前,商业银行在支持创新和发展方面存在一些障碍。例如,利率市场化尚未完成最后一次飞跃,很难通过创新来匹配风险和回报。目前,银行仍无法为小微企业实现独立浮动定价来弥补风险,因此更愿意与大企业和国有企业合作。商业银行多元化融资创新空间较小。例如,商业银行很难进入更适合轻资产企业融资需求的股权投资领域。

    该研究小组认为,金融创新可以从三个方面着手:第一,资本应该足够耐心;第二,风险管理适应创新的特点。第三是在明确责任的前提下容忍失败。评估创新风险有两个困难:大多数创新企业是中小企业和私营企业,它们往往既没有财务数据,也没有抵押资产;此外,创新活动本身高度不确定,需要充分利用非金融数据和专业知识来判断其机会和风险。在对失败的容忍度方面,研究小组认为,商业银行目前对不良贷款的容忍度非常低,甚至实行终身责任制,这使得银行难以支持创新活动。在责任明确的前提下对失败的容忍度意味着商业银行不良容忍度和市场化风险定价的增加。从行政上迫使银行降低创新企业的融资成本是违反金融法的。

    研究小组还表示,政府在金融体系中的作用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第一,维护公平竞争的市场秩序;第二,克服市场失灵;第三,提供良好的金融基础设施。保持公平竞争的主要途径是实现“竞争中立”。从财务角度来看,核心是硬预算约束。国有企业和私营企业接受相同的融资条件,要求相同的投资回报。

    在克服市场失灵方面,典型的例子是产业政策和金融监管。产业政策是利用政策工具克服创新过程中的市场失灵,如基础投资过度和投资回报难以内部化。新界沟主张,除了一些战略性产业,产业政策应该尊重市场规律。产业政策的主要功能应该是补充而不是取代市场,不应该违反市场规律。金融监管的目的是确保公平竞争,保护消费者权益,维护金融稳定。

    在支持经济创新的金融基础设施方面,研究小组认为,最重要的是如何建立与创新企业相关的信用体系。政府可以整合在线和离线数据,特别是在政府部门手中,以建立新的信贷数据系统来支持金融机构的决策。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创造良好的知识产权评估环境。

    该研究小组指出,从经济发展的角度来看,资本市场更能适应新兴的技术革命,因此以资本市场为导向的金融体系往往是技术先进国家的标准。然而,商业银行更能适应成熟技术的大规模推广和传播。因此,以商业银行为导向的金融体系往往是技术落后国家赶超领先国家的秘密。资本市场的优势主要体现在融资周期更长、投资者专业素质更高、风险承受能力更强。

    经过近30年的发展,中国资本市场在支持创新方面的作用仍然非常有限。研究小组认为,首先,资本市场的相对规模仍然相对较小,股票和债券仍然只占非金融企业外部融资的15%。另一方面,现有资本市场运行机制仍存在许多缺陷,这一问题更为根本。主要体现在市场功能不完善,监管部门实行证券审批制度,但保留了合规性和市场化的实质性标准;市场信用机制不发达,过度依赖国家信用。监管机构和职能不到位,加大了套利空间,助长了金融风险,使行政监管难以满足专业化要求。

    为了让资本市场支持创新,研究小组建议,首先,要尽可能完善市场机制,减少过度的行政干预;二是在创新周期长、失败率高的特点和短期投资回报要求之间取得平衡。包括减少政府控制和增加市场开放;增加机构投资者,特别是外国机构投资者的数量,减少不合理的市场行为,在明确责任的同时,培养“容错”政策和市场环境;大力发展企业风险投资基金和衍生品市场,允许更多耐心养老基金和保险基金进入市场。

    田璇团队在项目报告中指出,中国当前金融体系与实现实体经济高质量发展之间的矛盾在于资本对收入需求的短期性与能够提高经济发展质量的创新活动的长期性之间的冲突,失败率很高。

    资本市场开放程度的提高通过增加海外机构投资者的比例对创新产生积极影响。田璇的团队建议:在宏观金融体系层面,中国需要进一步促进资本市场和金融市场对外开放;在内部,它将增强政策的连贯性、稳定性和一致性,减少政策的不确定性,从而促进企业进行长期技术创新。此外,要进一步提高直接融资比重,加快建设“有序进退”的多层次资本市场,为创新型企业和投资者提供全生命周期的融资退出支持。

    在中等金融市场,中国需要营造一个“容忍失败”的创新环境,如建立破产法院;深化银行业改革创新,利用大数据人工智能的快速发展推动传统银行支持企业创新;发展多元化的投融资方式,提高金融体系的整体效率。

    在微观金融工具方面,中国需要通过税收激励等政策大力推动创新型企业和投资者参与企业风险投资,提供更加丰富的金融工具、激励机制和更加灵活的股权激励制度。

    1.有必要创造一个更好的政策、制度和法律环境来支持创新,特别是为僵尸企业清理市场。如果没有竞争,民营企业和国有企业将面临不同的风险,融资环境也必然不同。如果僵尸企业无法识别,如何承担风险是个大问题。因此,应加强市场纪律,保护知识产权,并更好地区分责任和权利。只有这样,才能有一个良好的创新环境,只有在这个基础上,我们才能谈论金融创新。

    2.积极构建适合支撑高质量经济增长的“最优金融结构”,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推动金融机构更好地为创新活动和中小企业服务。提供良好的金融环境和基础设施,包括实施竞争中立、促进利率自由化和建设良好的信贷体系。

    3.减少政府对资本市场的直接“控制”,减少政策不确定性。加大系统性市场开放力度,引进更多机构投资者。提高资本耐心,在明确责任的前提下培育“容忍失败”的创新环境,为创新型企业提供更加丰富的金融工具、激励机制和制度安排。

    4.进一步探索银行与资本市场的联系,推动服务模式向“商业银行和投资银行”转变。利用软信息深化小微企业客户基础。运用金融科技创新控风方式建设开放式银行。建立政策性银行,支持科技创新企业和小微企业发展。

    5.把握整顿影子银行的节奏和力度,减少滋生影子银行的政策扭曲,统一各类资产管理产品的监管标准,减少监管套利。加强私募股权净值产品的销售,增加市场的长期资本。鼓励金融机构提高整体资产组合风险监控和风险管理能力。

    6.尽快实现全面监管覆盖,规范数字金融业务模式和行为。我们将积极平衡大数据收入和个人隐私之间的关系,以及大技术公司的效率和垄断。我们还将推动智能手机、大数据和云计算在整个金融领域的稳步应用,支持创新驱动的高质量经济发展。

    7.以人民币国际化为中国金融开放的支柱,构建透明稳定的货币政策框架和汇率制度,从积极清单管理向消极清单管理转变,构建合理的金融市场和金融机构体系。大力加强人民币的估值功能。

    8.构建适合金融创新的监管体系,平衡创新与稳定的关系。适应金融创新跨行业、跨地区、新技术的业务特点,加强监管协调、功能监管和监管技术。在执行监管政策时,必须防止“一管一死、一放一乱”的现象重演。

    欲了解更多信息,请下载21款金融应用




    最热新闻
    国家能源局官员:北方地区冬季清洁取暖推进工作成效明显     “西红门模式”全国化布局后鸿坤集团启动“轻重并举”战略
    县城青年的购物车里,藏着下沉市场大商机 曼晚:桑切斯国米首发取得进球 曼联球迷开始质疑索帅决定
    栏目热门
    随机新闻
     

    © Copyright 2018-2019 ryanbitinis.com 东洞团范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