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为什么被中国时尚选中?| 时装影像特辑

  • 日期:2019-10-21 13:48:49    
  • 阅读量:1504
  • 一部优秀的时尚摄影作品往往不仅与镜头前的衣服、珠宝或一双鞋有关,还与镜头后的隐形时尚建筑有关,供观众引导他们进入并了解时尚文化。扮演建筑者角色的是最重要的时尚摄影师。

    钟灵的作品

    黄楚彤作品

    近年来,随着国内时尚业务的发展和中国独立时尚品牌的崛起,越来越多有创意的年轻人选择成为专业时尚摄影师。他们要么拍摄时尚静物画来表达对生活的热爱,要么在作品中加入中国元素来传承文化,要么用自己的审美语言诠释时尚。

    为谷亮品牌打造的线程头女人

    林严俊作品

    新一代中国时尚摄影师,在快门的“咔嗒”声中,既表达自己,又讲述时尚故事。

    钟灵:相机里的荒诞戏剧

    钟灵曾为蔡依林专辑《丑美》的封面和内页拍照。就像专辑的主题曲《奇异之美》一样,“奇异”和“美丽”也是钟灵摄影最直接的印象。

    小S眯着眼蹲着鼻子,萧敬腾下唇被捕鼠器夹住,克里斯·海姆斯沃斯皱着眉头弹钢琴……在钟灵的镜头里,大多数明星都展现出他们不同的一面。她的秘密是不要提前做作业。只有保持未知,她才能发现名人的另一面。

    动物道具、油画肌理和戏剧叙事,钟灵的摄影风格非常独特。她习惯随身携带素描本来记录她的灵感。钟灵将她的大脑描述为“一年四季都在运转的涡轮机”,因为她必须“连续运行许多想法”。这可能是强烈色彩背后的创造力源泉。

    喜欢幻想故事、偏好古怪品味的人会迷恋钟灵摄影创造的氛围。以红发小丑为instagram的头,她经常在自己的镜头中透露“恶作剧”黑色幽默,就像她曾经在以欺凌为主题的作品中用强风模拟模特脸上被殴打的效果一样,也用鱼眼代替鱼眼用双手遮住模特的脸。

    钟灵就像一个严肃的顽童,用摄影在现实中做着一个梦幻般的梦。我们都是爱丽丝,在她的镜头下梦游在一个不同的世界。

    问:你是如何成为摄影师并选择“时尚”类别的?

    一开始我没想到我会成为一名专业摄影师。我学习广告和摄影是当时学校的必修课。正是在我的研究中,我发现了我对摄影的兴趣。令人惊奇的是,尽管我对摄影感兴趣,但它是得分最低的科目,而不是我在所有科目中的强项。

    进入时尚界的机会也始于摄影。因为摄影,我遇到了一些新的年轻设计师。他们非常愿意大胆尝试新摄影师。我的作品越来越多,所以我逐渐进入了这个行业。

    时尚可以发挥很大的空间,没有既定的规则,与艺术密切相关,这就是我喜欢这个领域并继续下去的原因。我甚至认为时尚非常浪漫,有一种无法用语言解释或把握的无形魅力。也许这也解释了为什么许多人愿意不顾一切地把进入时装界作为他们一生的目标。

    问:时尚摄影比纪实摄影更接近创作,但它们有什么共同点吗?

    答:创意摄影和纪实摄影的相同之处在于,当事情发生时,“迅速捕捉瞬间”。两者都处于记录和传递的时刻。然而,纪录片摄影师记录的瞬间超出了他们的控制,他们无法预测和改变。然而,创造摄影记录的时刻可以由摄影师想象和主导,然后由表演者(时装摄影中的模特或名人)呈现。在某种程度上,创意摄影可以预测和改变事情发生的时刻,但有时会有意想不到的火花,这是它无法控制和复制的。

    问:你擅长使用颜色。不同的颜色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创作时,你如何看待不同颜色之间的碰撞和融合?

    答:事实上,当我第一次接触摄影时,黑白底片是我最常用和最喜欢的方法,这反映了我当时的创作心情。对我来说,黑色和白色不仅是肉眼可见的两种颜色,而且混合着不同的层次和情感。黑色和白色是通过混合各种颜色而形成的,这反而传达了更多的颜色信息。

    在我开始时尚摄影后,彩色摄影是我最喜欢的。同样,我现在所做的色彩创作也显示了我在这个阶段的心情。现在我将把色彩作为创作元素之一,但也许在接下来的几年里,我会再次被黑白吸引,转向纯粹的黑白创作。

    我现在喜欢颜色,对它非常敏感,尤其是橙色、蓝色和红色。我会注意颜色之间的协调,但不会故意和勉强。我甚至让我的摄影团队或合作伙伴(编辑、造型师、化妆师和发型师等)。)决定颜色组合,因为我期望有一个惊喜和不可预测的效果。如果我所有的创作都是我心中能想象的色彩组合,那么时尚最初的乐趣将会消失。

    问:动物是你作品中的重要形象,如小S和金鱼、文琪和青蛙、蔡徐坤和蜥蜴、张钧甯和昆虫等。你想用不同的动物表达什么?

    我喜欢温血动物,它们很难有情感联系和互动。由于我们对大多数温血动物的反应仍然是陌生和不可预测的,我冒了一个大胆的风险,想看看我的受试者在未知的情况下会有多神奇——我只是挑战受试者,但也让他们挑战自己,看看我能捕捉到什么样的意想不到的效果。

    问:你的摄影风格在中间经历过什么转变吗?

    我是个贪婪的人。我想尝试一切,抓住一切。因此,我不仅跟随时代的革命,而且自己旋转。摄影风格一直在变化。尽管很多人会对我说,“你一看到这部电影就拍了!”但说实话,我的个人风格不仅仅是肉眼看到的表面现象,而是一种无法用科学物理或摄影理论解释的更深层次的“感觉”。这种“感觉”跨越颜色、构图比例和视角。即使我以不同的方式和风格拍摄了两套电影,人们仍然可以感觉到它们是钟灵立即制作的。

    问:目前,你也在导演时尚短片。这是不是比摄影更大的挑战?

    答:事实上,因为两者是不同的,从平面到动态,还有更多要学习和考虑的。飞机是为了捕捉“某个时刻”,并在这个时刻讲述故事。但动态是捕捉“每一刻”,并把它联系在一起,让观众理解我想表达的概念。飞机只能用一张照片来结束这个故事,但是它需要很多时间和照片来开始和结束这个动作。两者对我来说有不同的困难,但我拍摄时的视角和心情是一样的。我通常以电影的角度和视角拍摄飞机,以连续和动态的方式记录和完成一张照片。

    问:你的社交媒体只会不断更新你的作品,很少显示你个人生活的痕迹。现在许多摄影师擅长使用社交媒体来增加曝光率。在这方面你有什么考虑?

    答:我问自己是否应该在社交媒体上更加努力,因为这是我展示作品和与外界互动的唯一地方,但我不想我的私人生活对公众开放。我认为心里开心是件好事。我不需要告诉全世界。不是每个人的状态都和我的一致,所以分享个人生活的程度仍然是人的。如果我有选择,我就不想用我的手机。现在我有时会关掉手机几天,这样我就可以更加专注于创作,给自己时间与自己相处。

    黄楚彤:一切都是生活的体验。

    黄楚彤有许多重要的身份。除了作为摄影师和模特的固定身份,她最近还推出了一份在线独立杂志《不透明》,计划自己的专辑,并试图成为一名演员。多变的生活角色使得外界不可能简单地给她下定义。

    尽管她有不同的身份,但她在各个层面都给予了不同的创作以强烈的执行力。作为摄影师,她给出了最好的答案。

    自2017年6月正式进入时尚摄影行业以来,她的作品先后在国内外主要时尚杂志上发表。她的研究对象包括娱乐界的名人,如雎晓雯、小松菜奈和克洛伊·莫里茨。当这一切与1997年出生的背景相结合时,自然会引起外界更多的关注。在黄楚彤的案例中,这不是偶然的,而是她个人面对面渴望进入社会后能有作品和名声的自然结果。“我不喜欢浪费时间和说太多,”黄楚彤清楚地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也知道很难得到这一切。

    因此,在实现抱负的路上,她没有让自己陷入各种各样的情绪中,因为她认为“无用和多余的情绪应该得到合理的消化。”

    她选择把自己的敏感和感性留给艺术创作。因此,在黄楚彤的摄影中,你会感受到她年轻时的敏感、激动和活力:强烈的色彩、戏剧性的动作和紧张的构图。

    由于黄楚彤正处于青年时代的开始,她对青年群体的理解是与商业社会消费主义所引导的年轻人“酷”和“态度”的概念的对抗。她认为中国的年轻人在成长过程中,外表比性格和态度更加混乱。大多数人是这片土地上真正的群体。

    为此,她创办了独立在线杂志《chiopaque》,该杂志以“我们是大多数:泛青年的多维群体形象”为主题,创作和传播摄影和写作,试图颠覆当前青年固化概念中的“美”和“个性”。

    无论是摄影、专辑制作还是杂志制作,黄楚彤一直在做他作为演员的工作。本质上,这没什么不同,因为正如她所说,“我真正喜欢的是表达和观察。”

    问:在你早期的作品中,新鲜和黑暗并存。这象征着你内心的两面吗?你的相机语言和你自己有什么联系?

    答:我是一个非常执着的人,但是一个人有太多的方面,很难具体讨论镜头语言和自己之间的无数联系。此外,我也是一个经验型人格。当我在一个地方感觉舒服的时候,我会想休息一下。当我拍摄更多浪漫和少女的东西时,我想拍摄一些严肃的内容来打破这个圈子。当有太多严肃的主题时,我想拍摄一些轻松有趣的内容……一切皆有可能。我不喜欢被定义和标记。

    问:你才22岁,但你已经拥有许多人们追求多年的东西,比如天赋、名望、工作甚至婚姻。这么小的时候,你是如何设定自己的人生目标并坚持下去的?

    我不喜欢浪费时间或者说得太多。我丈夫曾经说过我想要太多的东西,但是我总是面对自己的欲望。这并不难,但很难得到它们,因为你永远不会真正得到它们,所以我必须一直努力工作,为一些事情积累自己的收获,推翻自己。许多人没有这种执行,这可能是由于在这个过程中产生的各种情绪。我认为无用和多余的情感应该被合理地消化。

    至于婚姻,自从我们遇到这样一个人,即使我们讨论了未来分离的各种可能性和我们共同生活中各种不可解决的矛盾,我们仍然一起努力工作,所以我认为与这样一个人体验这样一种仪式感是值得的。婚姻可能是冲动的,但不能盲目。

    问:你最近创办了在线独立杂志《不透明》,并开始计划自己的个人专辑。你为什么尝试这么多艺术形式?你将来会继续做摄影师吗?

    答:由于资金原因,独立杂志《不透明》(opaque)无法维持一月期或二月期的固定出版频率,只能不时更新。但它不会英年早逝,我会继续这样做。因为我希望这是一扇窗户,通过它我可以表达我想说的话。

    制作个人专辑是我小时候的梦想。更重要的是,我主修音乐,我想无论如何我都会做一张专辑。虽然我没有学过作曲,但我过去学过古典音乐和美声唱法。从我年轻的时候起,我就会弹钢琴。在我理解了音乐理论之后,我只需要写下我想唱的歌,并与好的和弦相匹配。

    将来,我不应该继续当摄影师。直到现在,我仍然认为我不太喜欢摄影。摄影只是我发现的一种表达方式。当我进入商业市场时,它变成了一种谋生手段。我真正喜欢的是表达和观察。

    问:在介绍“不透明”时,你说你想展示、延伸和颠覆这个时代人们对“青年”群体的既定印象。这些既定印象是什么?

    这涉及到我为什么要做这本杂志。我认为所有的中国青年时尚/文化出版物都在以伪装和商业的方式包装年轻人。外国杂志能做到这一点的原因是因为有这么多有个性的年轻人。然而,在中国,很少有年轻人有个性和态度,而且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在成长过程中都有模糊的面孔。因此,我认为用冷静、个性、态度或地下文化来定义中国的青年文化是错误的,因为大多数普通人是这片土地上真正的集体。

    问:作为一名时尚摄影师,你为什么想在这本杂志中探索“不流行的美”?

    虽然作为一名时尚摄影师这么说有点奇怪,但我认为没有自知之明的美是最美丽的。当我们在初中和高中的时候,我们喜欢阅读外国杂志,渴望我们无法企及的时尚感,但是在现实生活中我们仍然穿着很差。即便如此,也会有像你这样的男孩,你也会喜欢穿得很普通的男孩。这些不是很漂亮吗?有时当我们回头看以前的照片时,我们会觉得我们穿得很奇怪,或者穿得太专心会适得其反,但你仍然会觉得你很可爱,因为这是你精心策划的事情。我认为这些美女也应该被看到。

    问:你目前最大的抱负是什么?

    我真的很想成为一名演员,我正在努力。这个月我没有从事任何摄影工作,而是去了一个没有报酬的团体当演员。我可以从头开始放弃一切,没关系,因为这都是生活经历,我为这些经历感到非常高兴。

    线头女人:平静的视角与对生活对象的迷恋

    一个名叫杨彦远的线头女人,就像她简单客观的微博介绍一样。她的摄影作品总是简洁冷静,带有一些隐藏的幽默感。

    靠近架子上的蓝色凝视球,杰弗·昆斯向前看。通红泥泞的红色鞋子;模特弯腰捡起地板上的钢笔,可乐罐和剩下的汉堡包落在他脚下。红色芭蕾舞鞋用刀子钉在桌子上;那个用锤子锥分割比萨饼的女孩...

    无论是构图还是场景设置,线头女人的摄影充满了故事,静止的画面蕴含着张力。她的摄影会让人们好奇一瞬间发生了什么,下一瞬间又会发生什么。

    这种想象和叙述可能得益于她非专业的摄影背景。拍摄之初,她对设备的设计背景了解不多。她的前任的共同经验是,设备和技术远不如这个想法重要。这不仅展示了摄影的一些本质,也让她能够更自由地创作。

    摄影是意识的延伸,传递视觉感受是最重要的任务。对于线头女人来说,这让她有了更多的想象空间,而不是受到技术的限制。毕竟,虽然技术可以让摄影变得精彩,但创造力是关键。

    对生活对象的迷恋是thrum女性摄影的标志之一。除了作品的出版,thrum女性微博占据了她记录各种日常图片的最大空间。

    正如她在采访中所说,她对物体特别感兴趣,不仅仅是静物。只要她能摸到任何东西,她就会感到非常快乐。

    废弃的家具闲置在路边,异国男人捧着花,石头堆在摩托车的后备箱里,餐厅的窗户裂成放射状,黑母鸡走路,带刺的铁丝网有洞……从女主管的角度来看,日常生活似乎摆脱了无聊和平凡,呈现出另一种状态,像电影的框架,幽默和奇怪的兴趣,保持着不平衡和稳定之间的微妙平衡。

    在成为一名专业摄影师之前,thrum曾有过表演者的工作经历。通过这些扫大街的照片,她似乎无意中用它们来完成生活的展示。

    问:你在大学学过时装设计。拍摄时尚电影时,你也会参与到造型设计中来吗?学习服装设计和绘画的经历对你的摄影有何影响?

    我可能只是在学习时装设计,但我没有太多要求。我喜欢简单的。

    问:在把摄影作为正式职业之前,你做了什么?你为什么最终决定成为一名摄影师?

    当了三年的表演者,成为摄影师应该被认为是一种意外和必要。

    问:你的照片里有很多静物画。拍太多静物画会对人产生影响吗?这和模型有什么相似之处和不同之处?你喜欢静物还是人?

    平时拍摄更多的静物画是一个很好的做法。静物和模型的区别在于一个是静态的,另一个是动态的。我更喜欢拍摄更容易操作的静物。

    问:在你们的时装电影中,外国模特相对较多。这与你的个人喜好有关吗?

    没什么大不了的。市场供应充足,外部模式有多种选择。

    问:你经常拍摄生活中的普通事物。你如何在平凡的事物中发现非凡的事物?你总是随身带着相机来记录你观察到的有趣的场景吗?

    我看不出他们是普通的还是非凡的。我不随身带相机,否则我可能除了拍照什么也不做,或者我可能不拍照。我习惯于为拍照做一些安排。

    问:作为一名时尚摄影师,你认为理解视觉还是时尚哪个更重要?

    不要把你的知识付诸实践。如果你已经学会了如何驾驶挖掘机,也许有一天你可以使用它。

    问:你个人最喜欢的时尚风格是什么?

    穿衣服简单、干净、舒适吗?这一要求并不太低。

    问:你们两个每天都在工作吗?工作中有什么小怪癖吗?

    每个人都应该独自生活和工作,也就是说,自己。上瘾:工作时忍不住咒骂数数?

    问:你已经环游世界将近两年了。机会是什么?

    我现在也要来回走,原因有两个:工作和旅行。

    问:你的作品会被分成不同的系列吗?创造有不同的阶段吗?

    答:不管怎样,每个阶段都应该不同,有连续性、创新性、静止性和进步性。

    问:其他报道描述了如何在完美拍摄中总能解决意想不到的情况。你是怎么做到的?有没有一段时间这种心态会崩溃?

    为了强迫自己去做,完美总是相似的。有各种各样的失败。它一定太光滑了。这在工作中总是很少见的。

    林严俊:90年代的爱情与瑕疵美

    如果你也喜欢上世纪90年代的香港文化,迷恋香港电影中的烟火、霓虹城市和风情万种的人物,那么你会在林严俊的摄影作品中发现一些似曾相识的感觉。

    独特的历史因素和地理环境使香港摄影师林严俊对当地文化高度敏感。对他来说,表达自己的文化是个人偏好,也是创作的必要条件。人们还可以从他过去的作品中看到:中国点心、蒸笼、白瓷茶壶、木制衣柜和用红色塑料绳绑着的被子。一个穿着灰色套装的女孩,脸上化妆着粤剧,手指上插着花。20世纪90年代的香港明星贴纸,从脸颊贴在肩膀上。掀起黑色外套,露出胸部印有“囟门”的女孩。

    对复古港式文化的热爱已经成为林严俊摄影的标志之一。在那些照片中,不仅有古老的日常和现代,还有现代生活的异化。正如他在采访中所说,他希望用他的作品来讲述更多关于他的故事、语言和文化。因此,如戏剧、电影和香港街头的生活场景是他摄影的灵感和背景元素。

    在绘画和遮瑕膏流行的时候,林严俊不像其他人那样热衷于皮肤修饰。他不喜欢完美无缺的东西。瑕疵的美丽更吸引他。这个镜头太完美了,不会是假的,也没有纹理。就像他喜欢“垂死之间盛开的花朵”一样,虽然濒临衰落,但这也是真实和诚实的。同时,盛衰之花也能传达更多的情感,这也是林严俊希望他的作品能够传达的形态。

    审美偏见在时尚界就像房间里的大象一样引人注目和被忽视。高、瘦、白一直是时尚界的通行证,这让林严俊逐渐意识到多元美学的缺失。从他大学毕业时和两个白化病男孩完成的一组照片到他和54岁的学校助教米玲的工作,作为模特,林·严俊对美的理解一直在变化。缺陷是美,每天都是美,无限制地观察世界也是美。

    问:你在伦敦时尚学院学习时尚造型,所以你会参与造型设计吗?你和造型师之间通常的合作是什么?

    造型也是照片中的一个重要元素。它也能讲故事,就像电影中的服装一样,所以与设计师沟通是一个重要的环节。通常,在我们一起决定了概念之后,我们还将讨论建模如何帮助故事。我有时亲自参与衣服的挑选。

    问:你的本科毕业工作是和两个白化男孩一起完成的。为什么这个项目让你开始思考时装行业对多样性的限制?

    答:当时我在学习,时尚界真的很少有模特,尤其是在香港。大多数杂志都是由又高又瘦的白人拍摄的。这种模型将被定义为“完美的”。

    在我看来,美在每个时代都有不同的定义,在这个开放的时代,人们应该更加追求真实。在收集数据时,我意外地看到了白化儿童在非洲被迫害甚至杀害的消息,这让我非常吃惊。我发现仅仅接受这个世界的多样性是不够的。大多数时候,仅仅因为你是少数群体,对你了解不够的普通人就会有很多误解和偏见。例如,受时尚杂志的影响,当你在现实中看到胖子时,你下意识地认为他们不够时尚。

    我非常希望这些偏见能够在这个时代被消除,所以我以时尚摄影中多样性的呈现(Presentation of Diversity in Fashion Photography)为命题,花了半年多的时间拍摄最后的毕业作品。

    问:在西方模特流行的时候,为什么亚洲面孔仍然是你工作的主要部分?

    我希望我的作品能更多地讲述我的故事、文化和语言。这个模型相当于这部“电影”的主要角色。我们都在表达自己的文化,所以我非常希望模型和我之间有联系。否则,我们会看配音的外国电影,总觉得不够原创。然而,我不是故意选择亚洲人。确切地说,我希望找到一些和我有相同文化的人。

    问:你喜欢脸型或形状不太完美的模特吗?

    答:我不喜欢用photoshop过多修饰皮肤的照片——任何与真品不一样或太完美的东西都不会吸引我。我喜欢有特殊气质和想法的人,他们很有吸引力,即使他是一个非常害羞的人。

    问:你的镜头语言和你自己的审美偏好有什么关系?

    我不喜欢太完美的东西,因为人不可能完美。我喜欢垂死之间盛开的花朵,带着一丝失望的希望。那时,我的感觉最充实,最值得思考。我也希望在我的作品中表现出这种情绪。

    问:媒体主要是电影还是数字制作的?为什么你偶尔会用宝丽来拍时尚电影?

    我主要拍电影。除了胶片的光学显影之外,颜色和纹理与数字的非常不同,这对我也有特殊的意义。我真的很喜欢这部电影提供的思考空间。每卷胶片只有特定的灵敏度和张数。你按的每一个都在消耗。另外,你看不到实时效果。因此,在按下快门之前,角度、构图、照明和与模特的交流都会考虑。这使我的思想更加集中,更加仔细和准确。

    问:作为一名时尚摄影师,你认为理解视觉还是时尚哪个更重要?

    视觉理解一定更重要。摄影应该关注想法和概念。光拍漂亮的衣服是不够的。如果摄影师只为时尚拍摄,很容易商业化。有时我认为一件土布也可以用材料制成。甚至那些不懂时尚的人也会看到和思考它,这也是我在作品中最想做的。

    问:因为你喜欢大陆歌剧,所以你在拍摄中使用了粤剧化妆。还有什么其他优秀的中国传统文化能激励你?

    表达我当地的文化是我创作的一个主要元素。近年来,我非常喜欢来自大陆的玉器。我认为他们的颜色和形状是如此美丽。我希望有一天我能拍摄一组相关的故事。

    问:你将以什么方式展示当地文化?

    我们都有责任传播我们所感受到的当地文化。我喜欢把人们生活中一些微妙的主题放在拍摄中。例如,在香港,由于人数众多,大多数家庭没有足够的居住空间,所以我们会把衣服放在楼外晾干,把果皮拿到公园晾干,把彩色被套、枕头等成排挂起来,直到晾干……这些是我们的日常活动,而你在其他地方不会看到这些场景。对我来说,这都是有趣的材料。

    执行制片人谭浩

    郑伟写作

    采访和编辑

    摄影作品由摄影师提供。




    最热新闻
    县城青年的购物车里,藏着下沉市场大商机     C罗效应!尤文图斯上赛季营收6.215亿欧 营业额上升23%
    20年后再看《还珠格格》:有一种境界,叫“夏紫薇” 皇家社会vs马竞首发:费利克斯领衔,科斯塔首发
    栏目热门
    随机新闻
     

    © Copyright 2018-2019 ryanbitinis.com 东洞团范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